洛神果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区块链

为啥买牛?牛从哪来?钱从哪来?34亿扩产,深交所连问鹏都农牧丨问询风云

时间:2021-09-30 来源网站:洛神果财经网

为啥买牛?牛从哪来?钱从哪来?34亿扩产,深交所连问鹏都农牧丨问询风云

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,鹏都农牧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4.46亿元,同比下滑0.3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47.31万元,同比下滑70.21%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 董琳

A股市场“牛企”鹏都农牧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鹏都农牧,股票代码:002505)日前公布了《关于签订采购进口牛框架协议》的公告,拟斥资33.92亿元采购20.05万头进口牛。

公告称,为推动肉牛产业快速发展,扩大优质肉牛来源,公司和全资子公司瑞丽市鹏和农业食品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瑞丽鹏和)计划向北京雄特牧业有限公司(下称北京雄特)采购进口肉种牛20.05万头(数量允许上下浮动15%)。其中,能繁母牛20万头,公牛545头,总金额33.92亿元,协议有效期至2021年12月。

同时,公告指出,此次框架协议属于日常经营活动,公司依据内部管理制度和相关规则的规定履行了相应的审批程序,无需提交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鹏都农牧发展至今,先后曾通过高额举债、增发股份的方式挽救增长颓势。而此次斥巨资购牛举动也引发市场广泛关注,深交所亦对鹏都农牧下发关注函。

遭深交所关注

此次深交所关注函从多方面对鹏都农牧提出疑问,首先就是北京雄特是否具备足够的履约能力。

公告内容显示,本次交易方北京雄特为从事活畜进口、饲养、繁育及牛肉加工和销售的大型畜牧企业,拥有多个经海关批准的进境牛、羊、猪指定隔离检疫场,进口种牛数量、质量均列行业前茅。北京雄特进口的种牛主要来自于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乌拉圭、智利等地,并与世界多家供应商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有充足的牛源和船运保证。北京雄特履约能力较强,履约风险较小。

但根据北京雄特官网显示,该公司成立十二年至今累计进口各类种畜30余万头(只),年进口能力为十万头。而此次和鹏都农牧签的有效期至2021年12月的协议数量就超20万头,在仅剩的半年时间,北京雄特是否具备足够的履约能力达成双方的计划目标,这里需要先打一个问号。

其次,此次协议的付款方式对鹏都农牧的资金要求具有很大挑战。

据公告显示,双方签订合同10日内,即根据供牛计划,鹏都农牧按供牛数量,在牛到港前4个月,每月向北京雄特支付相应金额30%的预付款;同时,北京雄特每批次向该公司发出选牛通知后3日内,鹏都农牧需向北京雄特支付该批次数量50%货款(选牛时间为牛进国外隔离场3日内);此外,牛到中国港口后,鹏都农牧要再向北京雄特支付10%货款。

也就是说,在牛未实际交付前,鹏都农牧即需支付绝大部分货款。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查阅其2021年一季报显示,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5.54亿元,资产负债已有较大缺口。其中其货币资金为13.17亿元,应收账款为33.58亿元,预付款项为13.61亿元,应付账款为39.63亿元,合同负债14.49亿元。那么,如此大规模投资,资金从哪里来?

对此,深交所要求该公司结合货币资金余额及经营现金流等情况,说明其采购进口肉种牛的资金来源,是否具备足够的支付能力;相关付款安排是否符合行业惯例,是否与公司同类交易安排一致,是否将导致非正常占款情形或发生潜在预付款安全风险。

针对前述问题,鹏都农牧回复交易所关注函称,北京雄特网站年进口数为2018年以前的数据,2021年该公司已具备年进口超过25万头的能力,北京雄特近期会及时更新最新数据。

同时,鹏都农牧表示,《进口牛框架协议》中金额为合作期内总采购额,资金使用按照实际订单时间安排。截至目前,上市公司已经通过自有资金和银行融资,按照订单付款条件支付7.65亿,销售款回笼后,将滚动支付后续进口订单。公司也将继续积极筹措资金,确保足够支付能力。

鹏都农牧2021年一季度资产负债表变动及原因

数据来源:公司财报

业绩走低 高管频离职

鹏都农牧成立于2009年6月26日,公司前身是大康牧业,2010年登陆A股市场。是一家从事活畜(良种奶牛、肉牛、种猪、种羊、驴、马等)进口、饲养、繁育及牛肉加工和销售的大型畜牧企业。

2020年财报显示,鹏都农牧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4.46亿元,同比下滑0.3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47.31万元,同比下滑70.21%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发现,与2014年1531.87万元净利润相比,六年后该公司净利润仅增长2%左右。并且,2010年至2020年,其净利润累计已亏损4.05亿元。

可以看到,畜牧行业对资金需求较大。2014至2020年,鹏都农牧共进行了两次增发,累计募资高达65.59亿元。与此同时,鹏都农牧的债务压力持续加大,资产负债率已从2015年的30.28%一路上涨至2021年一季度的63.17%。

今年4月29日,鹏都农牧向富滇银行申请贷款2.5亿元,贷款期限不超过12个月,贷款利率为6.5%,大股东上海鹏欣拟以相关资产提供担保。

事实上,针对此次采购的必要性与合理性,深交所也提出疑问。

对于此次大力推进的肉牛业务,鹏都农牧表示,已完成境外肉牛育肥的基本布局和境内屠宰产能的试生产,2021年将以屠宰、销售30万头肉牛为目标。并且力争通过3年至5年时间,在云南形成一个年产值千亿级别的肉牛产业链。

但据2020年年报显示,鹏都农牧肉牛业务营业收入2.36亿元,占其营业收入比重仅为1.76%,这似乎与该公司的“千亿级”目标有些遥远。

为此深交所要求该公司就现有肉牛业务规模、经营情况等说明本次采购的必要性及合理性;同时,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,说明采购的定价依据及价格公允性,公、母牛配比是否符合实际经营需要及行业惯例,相关采购协议是否具备必要的审慎性。

除此之外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鹏都农牧还存在年内多位董事、高管离职情况。

6月2日该公司公告称,因工作变动原因,公司董事长葛俊杰申请辞去第七届董事会董事、董事长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、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和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。葛俊杰辞职后,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

事实上,从今年三月开始,鹏都农牧先后有三位副总裁或董事级别的高管辞职。而在去年,该公司副总裁兼董秘和新聘任的证券事务代表也相继辞职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投资时报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